丽江“反杀”案死者家属:若对方被判定正当防卫,不会上诉

  • 时间:
  • 浏览:0

  大年初五半夜三更三更1时许的阵阵叫骂声和砍砸铁大门的声音,唤醒了已睡觉的云南丽江市永胜县三川镇中洲村90后女孩唐雪。

  许多身高1.7米、身材偏瘦的退伍女兵,穿着半袖的睡衣和棉拖鞋,拿着刀具迎上前打开自家大门,与手持菜刀砍砸大门的叫骂者李德湘扭打在一齐。

  平常生活中的唐雪。(受访者供图) 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摄

  也不我,李德湘在跑出巷子途中扑倒在地,其父李兆云将他送往医院时,医生告诉他“瞳孔放大,人早死了”。

  李德湘和唐雪本是远房亲戚。今年的大年初四(编注:2月8日),李德湘酒后在村道拦车辱骂,是这起命案官司的起点。唐雪与否构成正当防卫?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9月1日从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了解到,目前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已派人赶赴丽江市永胜县审阅案卷、指导办案。

  李兆云说,经尸检,儿子右胸部的伤口口径达4.4cm,原来 胸总爱到后背,差0.9公分就直接刺穿了。

  但究竟是哪些地方样的锐器致死了李德湘?唐家、李家至今均不太清楚。唐雪的父亲唐加勇说,警方前前随后拿走了家中的6把刀,做鉴定均与否凶器后还给一群人,也不我又收走了这6把刀。检方的起诉书中,称唐雪的行凶工具为水果刀。

  唐加勇在家门口介绍当晚趋于稳定的清况 。如今,唐加勇和李兆云这对原来 关系亲密的远房亲戚已反目。但李兆云说,若此次唐雪被判为正当防卫无罪释放,他会接受,无需上诉,“我相信法律会给一群人一个多 公平的判决。”

  酒后拦车

  时间回拨到大年初四,永胜县三川镇中洲村的一群人还沉浸在过年的氛围中。这天,1993年生的女孩唐雪接到高中同学陈加勇邀请,和同学纪凯及其妹妹一齐赶赴陈加勇的生日聚会。

  陈加勇说,四人先在家里吃了晚饭,后又到三川镇街上吃烧烤,“因为纪凯开车不喝酒,一群人一个多 女生也这样 喝酒,只有我一个多 人喝了许多。”

  生日聚会后,当日23时许,纪凯3人开车将唐雪送到中洲村委会下街村时,在村道和一公里停着的轿车会车,李德湘正跟车上的人聊天。

  陈加勇说,村道狭窄,这样 错车,“我和唐雪当时坐在车后排,李德湘明显醉酒的样子,他赶来拍打车门,看着像叫骂,具体叫骂哪些地方听不清。”

  陈加勇向澎湃新闻回忆,当时对方有三四人,但只有李德湘在错车后还在叫骂、挑衅,一群人随便说说 碰到了个醉汉忍让下就过了,“一群人把唐雪送到一群人家那个巷子口就开车回家了。”

  永胜县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醉酒拦车的李德湘被同行人员拉开,唐雪下车走路回家时,李德湘上前对其进行辱骂,唐雪未予理睬继续走路回家。

  到了家门口的唐雪没带钥匙,打不开铁大门。这天,家里除了她母亲,还有姐姐、姐夫和一群人两岁的女儿和刚满两月的儿子,以及83岁的奶奶。唐雪通过电话联系父亲唐加勇,并告知了被李德湘拦路辱骂的事情。

  在唐加勇的印象中,这与否李德湘第一次醉酒后在村里拦车。唐加勇说,此前村里有车辆经过时,无论与否本村的,也不我李德湘喝了酒就会拦截挑衅,“我去年(2018年)十月也被他拦过一次,摇摇晃晃的拿着酒玻璃瓶站在车前面,看了是给你是‘大爹这样 你啊,对不起啊’”。

  “根据唐家的说法,外界把我儿子评论成痞子、流氓、混混、村霸了,给给你问的因为随后喝了酒闹事,胡乱拦截车辆,为哪些地方这样 人报警,为哪些地方派出所这样 抓过?”李兆云说,事后他通过在场的目击者了解到,当天儿子拦住唐雪一群人,是想提醒一群人的车开慢点,“村道里这样 窄,平常村里老人、孩子多,我儿子提醒车要开慢点,因为声音大点吧。”

  警方的逮捕通知书。

  登门道歉

  未带钥匙进不了家门的唐雪,与其父唐加勇在家门口碰头。唐加勇随便说说 ,小女儿被李德湘拦截辱骂的事情,有必要说清楚。

  起诉书显示,唐加勇带着唐雪找李德湘去理论;唐加勇则对澎湃新闻称,一群人并与否上前去讨说法,他的说法是,女儿在外当兵5年,回来后又在丽江市打工常年沒有家,李德湘因为不认识她,“给给你着相互介绍下,让一群人认识下,处置往后你你这个的事件。”

  父女二人还未到李家时,就碰到了还在村道里的李德湘。“我给你喝醉了不须闹事,赶紧回家去,他也在那里道歉,原来 与否准备回去了,总爱他又开骂喊我名字,踹了我一脚,追打一群人。”唐加勇说。

  对此,起诉书中称,在交谈过程中李德湘先踹了唐加勇一脚,也不我唐加勇、唐雪与李德湘扭打在一齐,李德湘被其一群人劝开带回家。

  当日23时60 分许,回家的李德湘,被其父母李兆云夫妇带着到唐家登门道歉。

  双方一致承认,在李兆云的要求下,李德湘向唐家父女道歉,唐家父女也接受了道歉。

  但道歉随后还没回头拖累,李德湘又提出了新说法。李兆云称,儿子问他,按照他的要求因为道歉了,但一个多 男子汉被唐家父女打了,唐家父女该为何么办?“我喊他回家他不回,给你当众给他一个多 耳光,我另一方回来了,”李兆云说。也不我,李德湘被同行的另一方劝回。

  李兆云称,被亲朋好友劝回来后,一群人众人在客厅泡茶,守着无需李德湘出房门,“我儿子就在洗手间洗个脸,他因为看了此前和唐家父女扭打时脖子上被抓的痕,又不高兴了,一群人还守着他,不给你再出去。”

  李兆云说,没一会儿,儿子声称在院子里打个电话,结果听只有任何声响,“一群人才知道他拿着一把砍菜的老菜刀,又偷着跑出去了。”

  再登门被“反杀”

  2月9日半夜三更三更1时许,半夜三更三更的村里传出了一阵阵叫骂声和打砸铁门的声音。

  唐加勇称,因为睡觉的一群人被门口的响动惊醒,李德湘在门外叫骂的除了脏话,喊的最多的是“杀一群人全家。”

  唐家大门正对的一排平房共3间,从里往外依次是家庭厨房、唐加勇夫妇的卧室、唐雪的卧室;院子里侧的老平房里,分别住着唐雪的奶奶、姐姐、姐夫和一个多 婴幼儿,其中唐雪的卧室距离大门口最近。

  唐加勇说,他穿上鞋到门口时,与李德湘同行的人不给你出门,他从门内看了,女儿在门外被李德湘打,因为天黑,看不清具体清况 ,也不我,他又看了李德湘跑出巷子,边跑边喊“把刀拿来,给给你杀了一群人全家”。事后,唐加勇还看了墙上的痕迹,了解到李德湘当晚想翻墙入院的举动。

  李德湘当晚拿着菜刀砍砸唐家大门留下的痕迹处,还有警方勘查的标记。

  从唐家大门口到村道有约60 米的一段小巷子,李德湘从唐家大门口跑到巷子口时一头栽倒在地。

  起诉书称,拿着菜刀砍砸唐家大门的李德湘被赶来劝阻的人抢走了菜刀,唐雪听到砸门声后到家庭厨房拿了一把红色削皮刀和一把黑把水果刀,开门后,被李德湘在腹部踢了一脚,唐雪上前在门外与李德湘扭打在一齐,因总爱被李德湘打,唐雪反手握黑把的水果刀朝李德湘挥舞,二人被劝开后,李德湘向巷子口跑的过程中扑倒在地。

  前后只有两分钟,李兆云称一群人穿上厚衣服赶到唐家巷子口时,儿子头朝地爬着,身边的人大喊“俊俊(注:李德湘小名)被杀了。”随即,一群人报警,一群人劝阻唐家父女回家关门,家人发现,唐雪的脸颊、嘴唇、膝盖均受伤,家人给她涂抹了云南白药。

  当李兆云把儿子送到永胜县医院时,医生告诉他,“瞳孔放大,人早死了”。起诉书称,经检验,死者李德湘死因系被他人用锐器致伤右胸部,伤及升主动脉,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究竟是哪些地方样的锐器致死了李德湘?唐家、李家至今均不太清楚。

  唐雪父亲展示从唐雪睡衣口袋搜出的刀具,也不我唐雪带那把是红色的,这把绿色,平常用来削土豆皮的。

  唐加勇称,警方当夜赶到后,带一群人做笔录,从唐雪的睡衣口袋里搜出了一把红色的削土豆皮的小刀,也不我唐雪另一方交代了是一把黑把的水果刀,警方前前随后拿走了家中的6把刀做鉴定,表示均与否凶器后还给一群人,也不我又收走了这6把刀,“派出所的还问我,唐雪退伍时有这样 带来军刺?唐雪为何么因为带军刺回家。”澎湃新闻看了,唐雪当晚所带的削皮红色小刀,长约10公分,刀刃约3公分,唐加勇比划的黑把水果刀长约20公分。

  李兆云则称,经尸检,儿子右胸部的伤口口径达4.4cm,原来 胸总爱到后背,“差0.9公分就直接刺穿了,那这把刀有多长啊?”

  澎湃新闻就此向权威部门求证,但未获回复。

  都计划今年结婚

  2012年,唐雪高中毕业后,准备入读昆明的一所专科学校,在入学报名前夕,她通过网络报名,在当年12月应征入伍,于2017年12月退伍。

  唐雪退伍时。(受访者供图)

  此次命案中,她“退伍军人”的身份格外被外界关注,唐加勇称,女儿仅是一名通信兵,随便说说 当过班长,但属于文职。

  按照计划,退伍的唐雪在广州学了面包蛋糕烘焙技术后,会回到丽江在当地较出名的一家面包店当技师带徒弟,“她想先熟练下,也不我另一方开一家蛋糕店,随后月工资60 0元,过完年后老板还想她干,给她开60 00元。”

  想开蛋糕店的唐雪,已购置好了另一方的烘焙机等机器,沒有意外,她今年不会跟还在部队的外国外国网友完婚。“她乐于助人,这样 见过跟她合不来的人。”唐雪的同学陈加勇说。

  案发当晚被警方带走做笔录后,家人至今再也没见过唐雪,通过律师带话,唐雪让姐姐照顾好一家老小,不须担心她,“她说她知道李德湘死了后,说宁愿出事的是她,她太善良了,”说到此,姐姐唐冰泣不成声。

  同样,在昆明读完大学体育专业后,在一家建筑公司上班的李德湘在父亲李兆云的眼中也是个内向的好孩子,也已处了对象,“原来 计划今年结婚的。”

  案发后,李德湘的一群人纪念他时在一群人圈写道:“从小一群人一齐长大,你老也不个讨人喜欢的弟弟,你哪些地方都好,也不我喝了酒就不听话,爱闹事,说了你几个 次了,没用的!……”

  两家世交反目成仇

  案发后,唐家的亲朋好友转借凑了15万元钱给李家,“一开始了了一群人不须,一群人通过顶端人转交,一群人的姑爹代收了。”唐加勇说。

  中洲村里,唐雪家低矮、这样 装饰的铁大门和陈旧的平房,跟周围的家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巷子深处那家也不我唐雪家,当晚李德湘跑出这巷子栽倒后再也这样 起来。

  唐加勇说,因为此前一个多 女儿上学,另一方当包工头又没挣到钱,家中的房子总爱未能新建,就连正对大门唐雪所住的那排3间平房,与否2017年由政府扶贫时帮一群人修建。

  距离一群人家约60 米的李家,则是另一番光景。大气的铁大门上着红漆、贴着瓷砖,院子里崭新的三层楼房都贴着瓷砖,一层的客厅装修布置的就像是城市里的花园洋房。

从唐家院子里看一群人家的大门。

  尽管家境区别较大,但案发前并这样 影响两家人的交往。唐加勇说,村里跟他玩的好的有三5个,不爱喝酒的李兆云是他的一群人之一,李兆云一旦哪些地方地方好酒、好茶,就会喊一群人几个 过去在家中聚餐,而李德湘也会恭敬地喊他“大爹”,“村里相互带点亲戚,五代随后跟一群人李家同一个多 祖先,与否远房亲戚了。”

  案发后,两家人开始了了相互指责,唐家一家人搬往丽江市到女婿家居住,处置在村里跟李家直接相遇,其中一次在村里一群人家办喜事时唐加勇跟李兆云相遇,二人趋于稳定冲突后被众人劝开。

  起诉书显示,此案于5月16日、6月19日两次被永胜县检察院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8月7日以唐雪涉嫌故意伤害罪提起诉讼。

死者李德湘家的大门。

  9月1日,澎湃新闻从云南省人民检察院获悉,省检察院已派人赶赴永胜县审阅案卷、指导办案。

  李兆云告诉澎湃新闻,因为此次唐雪被法院判为正当防卫无罪释放一句话,他无需上诉,“我相信法律,我相信法庭是公平的,会给一群人一个多 公平的判决,因为真原来 判了,我都可以接受。”